巴黎气候峰会结束后我们要做什幺?

举世触目的联合国巴黎气候峰会终于结束。以下是「350香港」(11月29日香港气候大游行的主办者)对往后形势的分析和声明。扼要言之,在对抗全球暖化危机的艰辛道路上,我们的抗争才刚刚开始!

无疑,与会各国皆认同必须将全球升温控制在「远低于摄氏两度之内」(以工业革命前期的十九世纪中叶起计;如以今天起计即第于不能再升高摄氏一度),并提出了「1.5度」作为一个致力争取的目标(即较今天不能再升半度!),总算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成就。但与此同时,协议中没有列出任何具有国际约束力的减排目标,也没有提到「低于两度」的目标如何能够达到,以至不少人(其中包括不少深谙气候变化的科学家)极其忧虑,这个《巴黎协定》是「口惠而实不至」,最终只会像十八年前《京都议定书》中的减排方案一样,完全无法兑现而不足以力挽狂澜。

事实上,正如不少学者指出,按照各大排放国在会议前经已提交的「自愿承诺贡献」 (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),未来数十年的全球升温将会达摄氏3度或以上,而不是大会所定的「低于两度」,更遑论低于1.5度。

巴黎气候峰会结束后我们要做什幺?
「1.5度」作为一个致力争取的目标,总算是一个令人鼓舞的成就|Photo Credit: Reuters/达志影像

不错,形势是极其险峻的。但我们没有条件悲观,因为这儿牵涉的是人类文明的前途,亦即我们所有子孙后代的命运。「350香港」认为,认识问题的本质,是解决任何问题的第一步。但很可惜,从负责环保政策的政府官员到大众传媒,都绝少将问题的本质向人民清晰交待。现在便让我们看看,面对我们的实在是一个怎样的问题。

首先,摄氏两度为什幺是一个不可逾越的危险线呢?原来按照科学家的研究,升温一旦超越两度,但很可能会触发自然界中一些不可逆转的恶性循环(例如冻土大规模融解释出大量甲烷气体,至令全球暖化加剧至令更多冻土融解……),最后令全球温度飊升至一个完全不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步。

直至现时为止,全球暖化的主要祸魁仍然是人类大量燃烧化石燃料(煤、石油、天然气)所释放的二氧化碳。因为人类的活动,二氧化碳在大气层中的含量,已从十九世纪中叶的百万分之280,增加至今天的百万分之400(增长达40%之多)。计算显示,要把地球的进一步升温控制在摄氏1度(不要说半度)之内,我们必须把二氧化碳的增长控制在百万分之450之内。由于现时的增长速率约为每年百万分之3左右,也就是说,我们至多只有十多年的时间以阻止灾难的发生,而《巴黎协定》以2020年作为大力减排的起始点,对于迫在眉睫的这个危机实在是太迟了。

接着下来我们必须认识的一点是,如果我们要把二氧化碳水平控制在百万分之450之下,那幺80%全球已知的煤炭蕴藏量,以及50%全球已知的石油蕴藏量,便必须原封不动地保存在地层下,而不得被开採和燃烧。

从另一个角度看,要把升温控制在安全水平之内,全球超过四成的火力发电厂必须在2030年之前停止运作,而超过八成必须在2050年之前停止运作。

至今,大家开始看到我们面对的问题是多幺严峻了吧?

巴黎气候峰会结束后我们要做什幺?
要把升温控制在安全水平之内,全球超过四成的火力发电厂必须在2030年之前停止运作|Photo Credit: Reuters/达志影像

当然,人类的文明不可能没有能源支撑。那幺让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看。今天的太阳能、风能和地热等没有二氧化碳排放的清洁能源,只佔全球能源供应的2%。也就是说,即使我们的能源消耗量能够保持不变(透过提升能源使用效率和大力节能),要在本世纪中叶全面取缔化石燃料,我们便必须把这些清洁能源(可再生能源)的发电总量,在未来35年内提升50倍。

没有可能吗?这儿我们终于有一个好消息,那便是地球从太阳那儿接收的能量,实较全球的能源消耗量大8000倍。也就是说,地球在一个半小时内所接收的能量,已足够人类全年之用。

接着下来是一个坏消息,全球的化石燃料产业(包括不少富可敌国的超级跨国企业王国)发展已有百多年,它们的资产值较不少第三世界国家的国民生产总值还要高,而大量投资者(包括大量的退休保障基金)都有巨大的利益牵涉其中。要取缔化石燃料,便必然触动这些巨大的利益。如何能够不引起太大动荡地「杯酒释兵权」,是对各国领袖的决心、魄力和智慧的巨大挑战。

没有了以上的认识,所谓「控制在两度之内」,便只是自欺欺人的癡人说梦,跟继续做驼鸟基本上没多大分别。

(待续)